贵州保暖衣价格交流组

【萨沙讲史堂第九十一期】西藏围捕持枪藏族劫匪第一案:西藏昌都1·12行动,我方伤亡7人(你不知道的大案第8讲)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中国最弱的民族是谁?不错,就是汉族!中国的回维藏苗彝甚至黎,都比汉族人强悍。中国西藏一些蔽塞地区,至今还流传着几百年前抢劫的传统。这些彪悍的藏族歹徒很不好对付,基本都是被击毙才停止抵抗。为此,西藏警方多次进行追捕,甚至枪战,牺牲众多。今天说到的,就是藏族一个抢劫头子卓约赤列的故事。为了抓捕他,使用了21名全副武装的军警,还牺牲了3人。听萨沙说一说吧。

萨沙比较喜欢旅游,曾经多次进入藏区。总体来说,藏族人比汉族人诚实,没有那么奸,不过强悍程度远远超过汉族人。
在藏区,萨沙听一些藏族人说了之前关于抢劫的传说。古代的西藏条件恶劣,藏族人生产水平低,生存困难。著名的藏族一妻多夫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一夫一妻的家庭根本生存不下去,必须有几个男人才可以。那时候一些地区的藏族人以部落为单位,互相进行抢劫才能生存。
这些地区的藏族人很有意思!他们是很厌恶盗窃的,部落内部盗窃是重罪。即便去部落外面盗窃,一旦被头人发现,也要原封不动送回。藏族人认为盗窃是可耻的事情!但他们对于抢劫的态度不同!和那时候的蒙古人、女真人、彝族人一样,藏族以抢劫为荣。以部落为单位,抢劫其他部落和过往的旅客。去西藏经常的汉人马帮,一般都需要有武装护商队,不然很容易被抢。
历史上写道:川藏康区,历史上就有抢劫的传统,清初时,川藏交界金沙江两岸的所谓“三岩”(六乡)地区,抢劫之风盛行。三岩以前是有名的穷山恶水,旧时有民歌:“这一带是没有官员的村庄,百姓不受法律的约束”。这里的藏人头扎英雄结,长刀不离身,以战死为荣,病死为辱,骁勇剽悍。村中碉楼林立,好斗成习,历史上就以抢劫为荣,不会抢劫的男人根本就不算是男人,会被全村人鄙视和不齿。他们信奉血的定律,睚眦必报,部落间仇杀连绵几百年,兵连祸结不断。
在100年前,很多西方冒险家在西藏莫名失踪。
1902或1903年,日本的“求法僧”能海宽为去西藏求取真经,就在云南迪庆州德钦县境内失踪。能海宽是日本藏学研究的一名先驱者,也是最先提出“西藏探险”的日本人,他的失踪引起轩然大波。20年后(1922年),日本人的一个调查组在当时中国地方政府的协助下,历尽艰险,到达能海宽的失踪地。他们在周边的藏村展开调查未果,在今天德钦县飞来寺附近一面酷似大屏风的崖壁上,请喇嘛刻上“大日本能海宽师遭难地”10个字。又过了70多年(1999年),日本一桥大学探险部的中村保及能海宽研究会的会长横田祯昭,再次千里迢迢来德钦取证,力图查实能海宽遇害真相及“遇难之处”。考察取证的结果,虽大致判断出“大屏风”石崖的位置,仍然寻求不到能海宽死因。日本方面根据蛛丝马迹推测他死于抢劫,只是找不到尸体,不能彻底断定。所以,日本求法僧“能海宽之死”对日本人来说,至今仍然是一个谜。
1922年,调查的日本人在报告中写道:西藏族是极其凶猛的人。头发如狮子形蓬蓬的,穿着破毛衣,身挎长剑。这个种族半农半牧,食物以青稞薄谷及砖茶为主,食品为粗食。他们保留了太古的生活风俗生活至今,极其危险!单身旅行者要通过他们的诸部落,还是很困难。




大家不要以为这是古代的事情,现代这种事情很多。有兴趣百度一下藏区抢劫,就能看到很多东西。著名的广州女孩魏茵,一个人走过对女性很危险的印度都没事,在香格里拉被藏族黑摩的司机一石头就砸死了,就为了她背包里面的几千元。
扯了这么多,现在说正文。
藏族一些偏远地区,有抢劫的传统。一些比较贫困的藏族人,以抢劫作为致富的手段。而且藏区,尤其是牧区和汉族地区不同。这里由于放牧的需要,枪支管理不严格,普通民族也有猎枪、小口径步枪甚至老式军用步枪。这就为他们提供了作案的武器。
今天说到的贡觉县雄松乡阿尼村,就是当年抢劫最猖獗的地方。阿尼村就是上面提到的“三岩”,藏语之意是“最险恶最坏的地方”。这里是贡觉县河谷幽深,山峦叠嶂的地方。正是在这里,发生了骇人听闻的“10.19”特大持枪报复杀人案。  
1990年10月19日,阴郁的天空笼罩着沉寂的阿尼村,仿佛一场灾难就要降临。下午3时,一连串沉闷的枪声震动山谷,村民其米次仁一家六口全部倒在血泊之中,包括一名8岁的小孩和一位52岁的老人。作案的歹徒是卓约赤列为首的8名藏族人。卓约赤列平时和其米次仁有一些矛盾,此次借故杀了他全家并进行抢劫。歹徒们抢走了遇害者家中的6万元现金、3颗藏族宝石及1支小口径步枪。
案发后,地、县公安机关根据上级的指示,迅速组织精干力量组成“10.19”专案组进行侦破,拉开了缉捕杀人在逃犯的序幕。
藏族地区为什么抢劫横行?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地广人稀,山势陡峭。广漠的大山中别说隐藏几个人,就算藏几千人也不容易发现,少数歹徒逃进山里根本无法抓捕。
自案发到1994年底的4年内,当地警方先后7次组织围捕卓约赤列的行动。昌都地区公安处刑警大队大队长洛桑泽仁(藏族),亲自参加指挥了其中4次。
在那严寒的隆冬,在那酷热的的盛夏,在那茂密的林区,都留下了乔装商人、猎手或地质勘探队员的民警们身影。可惜,由于三岩一带山高路险,交通不便,信息闭塞,加之犯罪一伙狡兔三窟,四处流窜,使多次围捕行动都未能成功。在这4年间,卓约赤列不仅是东躲西藏,还频繁抢劫作案。他们出没于四川白玉,西藏三岩一带持枪抢劫,甚至杀人放火。这4年内,这伙歹徒竟然持枪作案数十起,其中武装抢劫11起,打家劫舍,抢劫过往行人财物,枪击致伤无辜群众多人,抢劫周围群众的马匹、牦牛24头,随意霸占土地。
一次卓约赤列看中了过路的藏族牧民一匹马,竟然开枪将牧民打伤,骑着马扬长而去。牧民受伤以后,自己勉强爬行到公路。当时是藏区的冬天,夜晚气温零下20多度,受伤牧民被冻的失去知觉。好在正好有一辆运货卡车经过,才救了他的命。
还有一次,一辆路过的汉族商人驾驶的吉普车路过,被他们拦住抢劫。汉族商人下车稍微迟了一些,就被他们一顿毒打。结果全车财物被洗劫一空,仅剩下贴身的内衣裤。歹徒们用刀子扎破轮胎,扬长而去。
卓约赤列这家伙胆子很大,居然还敢经常回家。
每次潜回家中,他都要站在屋顶对天鸣枪,威胁周边群众。他前后鸣枪上百次,子弹千余发,还疯狂叫嚷:“谁敢告我,我就杀死谁全家!”气焰十分嚣张,成为危害一方的恶势力。
当地群众对此意见很多,强烈要求警方立即破案。因为存在卓约赤列这伙歹徒,汉族商人不敢去贡觉县,对县城经济有着很大打击。
卓约赤列杀人抢劫案发生后,各级党委政府和上级公安机关十分重视、关心此案的侦破工作,多次指示地县公安机关要采取一切措施,克服各种困难,不惜任何代价,坚决消灭这伙犯罪分子。
为此,昌都警方除了抓捕以外,还反复进行政治攻心,希望歹徒们自行投案。在强大的政治攻势和政策感召下,卓约赤列的同伙,罪行较轻的曲达、多吉泽登二人投案自首,供述了团伙的活动情况。
警方长期在团伙经常活动的区域布控,二十四小时戒备,准备随时抓捕!
首犯卓约赤列却丝毫不害怕,凶悍的宣布:“政府和公安机关要来抓我,我也决不客气!你们不死几个人,别想抓住我”。


-------------贡觉县,全县人口仅仅4万。全县群山连绵,山高峰锐,谷深坡陡,丘原交错,河流纵横,湖泊星罗棋步,高山、森林、草原并存,最低海拔2570米,最高海拔5443米。


1995年新年伊始,贡觉、芒康、察雅三县专项斗争工作组刚刚撤回。当地群众就反映,卓约赤列似乎回到了家里!经过反复研究,工作组认为:卓约赤列很可能在工作组撤回之后,思想放松,趁隆冬已至,大雪封山之机溜回家过藏历年,这是围歼卓约赤列的最好时机。
据此,公安处党委做出决定”立即组织人马,再赴贡觉县三岩,杀个回马枪!
几次的围捕行动都没有成功,负责此案的刑警大队长洛桑泽仁心情异常沉重,食不甘味,睡不安寝。
洛桑泽仁当年已经45岁,从警20多年。他侦破的大小案件400余起,其中,40%是重特大杀人、伤害案。调公安处后,他仍然保持基层的工作作风,哪里有案情,哪里就有他的足迹。他走遍了全地区的11个县,200多个乡和牧场。
追捕卓约赤列期间的1994年,洛桑泽仁的妻子在成都病逝。由于案情紧急,洛桑泽仁匆匆赶赴成都处理后事,当天就返回贡觉县继续追捕。
洛桑泽仁怀着对犯罪分子的无比愤恨,凭借自己几年是赴阿尼村所了解掌握的有关情况,向处党委要求担任此次行动的总指挥,并立下了“不歼灭案犯,决不收兵”的军令状。

1月1日至10日,一支由21名精兵强将组成的特别小分队,在洛桑泽仁的带领下,进行了以射击、攀登、爬山、战术进攻、交替掩护为主要内容的全天候强化训练。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出发前,他还根据案犯周围的地形,制定了详细的进攻路线,进行了周密的战略部署。
临行前,洛桑泽仁又一次仔细地检查了每一位队员的穿戴,看他们是否穿上了防弹衣。藏区的民警装备是很差的,防弹衣数量不够。他自己说什么也不肯穿上大家特意给他的一件防弹背心,而是硬让给了一名突击队员。
1月11日早上9点,21名民警全副武装(基本都是藏族人),上车向贡觉县方向驶去。
12日凌晨1点多到达距雄松乡8公里的白日寺下。民警们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匆匆步行赶赴阿尼村。由于大雪封山,道路堵塞,小分队徒步绕道赶赴阿尼村。35公里的陡峭山路,冰雪交加,许多队员让石头和荆棘挂开了鞋,可是谁也没有一句怨言,找绳子捆上又继续前进。大队长洛桑泽仁也和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一样,摸爬在冰雪路上。队员们克服重重困难,摸黑前进,仅用3个小时就到达了目的地。




此时正是凌晨5点半,天色朦胧,寒风凛冽,连房屋的轮廓都看不清。由于队员们不熟悉地形,便原地休整,准备出击。洛桑泽仁立即就按照原计划下令将卓犯房屋团团围住。
此次地形对于警方非常不利。大家不知道有没有看过藏族人的房子?这些房子设计之初就考虑到防御作用,是易守难攻的。
卓约赤列家的房屋,尤其是这样。
这是一座碉堡式的五层土木结构的房屋,墙壁厚达2米多,子弹是打不穿的。房屋共有20多米高,周边几百米内没有其他建筑,也没有任何可以借助隐蔽的地形。歹徒据守房屋,就可以控制周边地区,进攻一方会暴露在弹雨下。这个房屋每层都有许多的作为枪眼的小窗和通风孔,歹徒可以随时转移阵地开枪,进攻一方很难锁定歹徒的位置,完全处于光挨打不能还手的处境。
楼下左右各有1个异常坚固的小门,这是唯一的进出口,至于窗户太小是进不去的。
更重要的是,卓约赤列家中还有一些无辜的妇女儿童,也不能采用重武器强攻。
很快天就亮了!周边是一片平地,根本无法隐蔽,歹徒卓约赤列和另外2名同伙,很快就发现了围捕他的军警。
见房屋内一阵骚动,洛桑泽仁大队长知道歹徒已经发现了警方,发布进行抓捕的命令。
他们首先按照政策向楼上喊话,规劝罪犯投降,但卓约赤列根本不予理会。
对房屋内情况不清楚,必须首先侦查,民警曲登次仁自告奋勇去摸情况。
当他摸到房屋附近几十米的地方,隐藏在屋内的卓约赤列突然开枪了。
牧区的藏族人一般都有一手好枪法,这主要是子弹不多且打猎也需要一枪命中。卓约赤列团伙有三支枪,一只杀人抢劫而来的小口径猎枪,一支56式冲锋枪,一支54式手枪。
随着一阵接连不断的枪声,曲登次仁右肩中弹倒下。
万幸的死,击中他的不是56式冲锋枪,而是小口径猎枪。这种子弹威力不大,穿过肩部,没有击中要害。当过兵的曲登次仁撕开衣服紧急包扎了伤口,随后向后方爬过去。
这边洛桑泽仁大队长指挥民警对房屋压制性射击,将曲登次仁救了回来。
看来歹徒不会投降!此时双方还在对射。狡猾的卓犯始终龟缩在屋里,利用密布的枪眼连续向我小分队射击,并不暴露自己的身体。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如果再拖延下去,歹徒在暗处,我方在明处,且我方所处位置掩体很少,情形对我方越来越不利。这种情况洛桑泽仁比谁都清楚,因此,他当机立断,下令突击队员实施爆破,炸开大门,冲进去!
在这种情况下,洛桑泽仁将指挥位置从二百米处前移到了罪犯房屋的正前方,决定进行强攻。
他一面指挥战斗,一面命令突击队员冲击房屋的大门,冲入房屋内击毙歹徒。其余二十名年轻干警都为大队长的安全捏着一把汗,因为他们知道,出发前他已将自己的防弹背心让给了突击队员。而此时,他却冲在了最危险的地方。
就在民警一面射击压制歹徒,一面冲到门前爆破。在队友的掩护下,突击队连续实施了3次爆破,但因大门坚固而未能炸开。他立即下令停止爆破,改用火攻。  

-----------洛桑泽仁

就在此时,屋顶传来了妇女和小孩的哭叫声,并夹杂着“不要开枪”的叫喊声,随即9名妇女和儿童(均系卓犯亲戚)爬上屋顶。后根据他们交代,是卓约赤列逼迫他们登上屋顶分散警方注意力。为了不伤害无辜妇孺,大队长洛桑泽仁毅然下令停止射击,再次喊话规劝罪犯缴械投降,并让妇女小孩迅速撤出。
而就在洛桑泽仁下令救援歹徒家属的同时,穷凶极恶的卓约赤列却对准他射出了罪恶的子弹。
56式冲锋枪在十几米外的三楼精确点射1发,洛桑泽仁头部当即中弹,倒在血泊之中…45岁的洛桑泽仁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洛桑泽仁的牺牲,使干警们群情激愤。公安处防暴队队长自玛多吉和一科科长齐罗泽仁临危不惧,主动承担起指挥重任。
他们再次组织强攻,终于砸开了房门,从里面陆续救出9名妇女、儿童。
但卓约赤列等三个歹徒非常凶悍,拒不撤出,更加疯狂地向小分队开枪射击。
歹徒所在的建筑物地势很高,他们枪法又准,在对射中占尽优势。
防暴干警尼玛扎西持79式冲锋枪猛烈射击,掩护队友洛松益西和成嘎冲入房内。卓约赤列发现以后,立即用56式冲锋枪对准楼下的尼玛扎西扫射。
尼玛扎西躲闪不急,身上多处中弹,颈部被射穿,当场牺牲。
尼玛扎西牺牲时年仅22岁。这个藏族小伙子沉默寡言,不擅长和人交流。直到牺牲后,战友才知道他家里还有着八十多岁高龄的奶奶,年过半百的老母亲和残废的哥哥,一个尚未成年的妹妹,全家靠他按月寄钱维持生活。这些困难他也从没有向组织讲过。他生活节俭,不像一般藏族小伙那样抽烟、喝酒、更不进馆子,将攒下的钱寄给家里。

------------------尼玛扎西


冲入房屋的洛松益西和成嘎却发现,屋内情况非常复杂!一个房间连着一个房间,还有很多暗门和楼梯,根本不知道歹徒躲在哪里!刚刚走了几步,就被躲在门后的卓约赤列的同伙旦珍偷袭。旦珍从暗处用54式手枪,对准两人连射七枪。
两人猝不及防,先后中弹。洛松益西腹部中弹,子弹击穿肝脏,很快牺牲。成嘎因穿着防弹衣,侥幸要害没有受伤,但右臂被子弹打断。依靠平时优秀的训练,成嘎转为左手持枪,用79式冲锋枪对准歹徒旦珍扫射。旦珍见警方火力很猛,一惊之下逃回楼上。成嘎借机撤退到屋外,包扎伤口。

短短几分钟后,先后有2人牺牲2人负伤,勇敢的藏族警察都没有后退一步。
不过,显然这样强攻是不行的!
白玛多吉与齐罗泽仁冷静地分析形势后,决定用燃烧弹火攻,烧毁房子。
防暴队员旺杰自告奋勇接受了这个危险的任务。
在战友的掩护下,他冒着枪林弹雨先后五次奋不顾身地向卓约赤列的院内投掷燃烧弹。 卓约赤列也知道生命到了最后一刻,他们三人疯狂向楼下扫射,双方又开始激烈枪战。
混战中,埋伏在歹徒家后面约30米一个土包后的3名干警,负责吸引歹徒火力,掩护战友投掷燃烧弹。洛松益西等三名干警加强了火力,把歹徒的火力都吸引到他们埋伏的地方。
洛松益西位置最靠近房屋,他从不同的角度射出了三个弹夹,使歹徒没有喘息的机会。混战中,歹徒从5层楼的房里居高临下射出多发子弹。其中一发子弹射穿土包的泥土,击中洛松益西的头部。
这是警方牺牲的第三个人!
洛松益西牺牲时,年仅23岁。他性格活泼,深受领导和战友的喜爱。他和未婚妻已经交往多年,此时距离婚期仅有1个多月,正在筹备婚礼。知道她就要结婚,本来上面没有安排他参加这次行动。洛松益西认为这等于临阵脱逃,主动要求参战:我是防暴队员,理所当然应该参战!
因洛松益西的枪法相当出色,是队里数一数二的,最终领导同意了他的请求。


11时左右,卓约赤列的左边房屋起火燃烧。到了这个地步,卓约赤列竟然还负隅顽抗。他跑到右边楼上,用冲锋枪朝外射击。民警们已经大体掌握了这座建筑物的射击孔,立即用冲锋枪还击。密集的子弹打的卓约赤列无法抬头,只能停火躲避!
见歹徒射击中止,突击队员旺杰又一次和丁保胜在火力掩护下,点燃火把,冲向右门,将歹徒门前的一堆干柴烧着。
不料,此时凶残的卓约赤列已经转移了阵地,突然从楼上下到一楼。从一楼被砸碎的大门,卓约赤列向两名队员疯狂扫射。
旺杰腰部中弹,仰天跌倒。负责掩护的丁保胜见状立即开枪,但卓约赤列速度更快。一梭子子弹打来,丁保胜右手中弹,食指被打断,冲锋枪也被弹飞数米。
两名勇敢的队员不顾伤痛,仍然顽强还击。在门前负责掩护的民警格桑次仁,也果断地用手枪向罪犯射击,掩护队友。当过兵的格桑次仁枪法很准,第一枪就击中了歹徒卓约赤列的右胸。卓约赤列负重伤倒地!但即便如此,这个凶悍的歹徒居然躺在地上向民警射击。他的同伙旦珍、罗追仁增急忙跑来,将卓约赤列拖到二楼。
这边民警白玛多吉、格桑次仁上前堵住房门,向屋里投掷催泪弹和燃烧弹。
鉴于火势已经很大,歹徒必死无疑,负责指挥的公安处防暴队队长自玛多吉和一科科长齐罗泽仁命令所有干警撤出战斗,以减少伤亡。
下午2时许,大火从楼下烧到楼上,歹徒被围在火中。
说起来,藏族人真的很凶悍。明明不投降就是一死,卓约赤列还负了重伤,但三个歹徒仍然拒不投降,向屋外胡乱射击。
最终,房内响起了大火引爆子弹的爆炸声,随后房屋轰然倒塌,歹徒的枪声才停止。
事后,公安干警清理现场,发现三名歹徒烧焦的尸体,另外还有步枪1支,冲锋枪1支,手枪1支,子弹千余发。
此次作战中,我方也付出很大代价,共牺牲3人,负伤4人。
 
18日上午,昌都地委、行署为烈士举行隆重追悼大会,寒风凛凛,哀乐声声,前来参加追悼会的群众挤满了昌都地委礼堂,有的群众竟冒着严寒在门外站了整整三个小时。洛桑泽仁、尼玛扎西、洛松益西同志的遗体被安放在铺满苍松翠柏的灵堂里。每天都有数百名群众前来向烈士遗体告别。牺牲的3位干警,都被授予全国公安战线一级英雄模范称号,家属也得到妥善安置。


此次行动虽然英勇,萨沙却仍然有话要说。
可以看到,90年代昌都地区的警察无论训练还是装备都比较落后。对于此次作战,其实并没有必要强攻,采用伏击或者长期包围也许效果更好。对于这种易守难攻的坚固藏式建筑,擅自强攻肯定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就装备上,歹徒和警方竟然相差不大。歹徒装备的枪械不比警方落后,而警方的防弹衣竟然也做不到人手一件!
实际上,这里的警察装备远比内地落后,警察连车辆都严重不足,加上藏区交通落后,很多警察是骑马办案的,被称为“马背上的民警”!
内地在援助西藏时,应该重点援助这里的警察。有了他们,藏区治安才有所保障!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