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保暖衣价格交流组

【高安故事】清明泪---母亲的钱包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清明泪---母亲的钱包

作者:刘内生


其实母亲是没有正式的钱包的,但凡自我记事起,直到母亲离去,也未见过她有一个像样的钱包。


小时候,见过母亲放钱的工具,是用一块自己织造的棉布,四方的手帕大小,把一些零散的钱包裹起来,一层一层的包。生怕别人偷走似的,其实,在那个清苦的时代,也没多少可以包起来的钱,最多的时候估计不会超过10元。这个四方的棉布,也许是我见到的母亲最早的钱包。



在人民公社生产队时代,家庭是不能搞副业的,否则要当成走资本主义,是要割掉的。我们家庭的收入主要来自两部分,一部分是母亲在家务农的收入,一部分是父亲在东方红公社手工业社做木工的工资收入。


母亲的收入,主要靠参加集体劳动计工分,队上平时是没有钱可以发的,只是年终的时候,计算集体的纯收入,除以全年全村的总工分数,得到每个工分的收入,再扣除全家从集体获得的粮食、菜籽油、以及节假日集体分猪肉的费用,就是一家人劳作一年的收入。劳动力多的家庭,工分多,就可以得到纯收入,过年有钱进。劳动力少的家庭,工分数少,领到的粮食等费用多,冲减后经常是负数,要欠生产队的钱.母亲一天的出勤才挣58分,虽然一年到头都参加生产队的劳动,但挣的工分有限,分值又低,有的年份,100个工分才几毛钱,所以,年终结算,我们家经常欠生产队的钱,这时候,就得用父亲的工资来偿还所欠的钱。


父亲那时在木器社的工资也就十几元,如果父亲的工资还不够偿还,就得找一个有钱进的家庭挂靠,达成协议。他们家的纯收入由我们逐步支付,这样才能了结一年 。这样的年代,母亲的钱包基本是没什么钱的,当然,钱包也是多余的,静静的干瘪瘪地躺在那里。



八十年代初,农村集体土地承包后,分田到户,生产力得到解放,可以自由经营,也可以自己搞副业了。母亲除了养猪养鸡补贴家用外,发挥着自己的一技之长,经常织布拿到高安街上卖。自己家里种棉花,不够的时候,也买一些邻居的棉花,母亲白天劳动,晚上纺棉花,纺到一定的数量,就进行织布,织完后,就去卖,这样周而复始地进行。


母亲是织布的能手,除了自己织布,还经常指导别人,是村里织布的大师傅。加上父亲是木工,纺织织布的设备我们家一应俱全,邻居需要的时候,也借给他们,还要搭上母亲一天时间的亲自指导。母亲纺织的布,都用最好的棉花来做,从不偷工减料,纺织的面纱,均匀结实,这样才能织最好的布。有时候,还搞点红绿相间或十字格的花纹,我上大学时的被子,就是母亲纺织的布做成的,至今还在用,睡着母亲做的被子,总感到特别的暖和。卖的布多了,总有点余钱,发现母亲也更换了她的钱包,不再用自己织造的布,而是街上买的有花纹的手帕,包钱的方式还是一样的,手帕里包着的钱比原来鼓起了一点。生活也比原来改善了一些。


有一年的冬天,母亲告诉我,她去高安城里卖布的时候,见到石桥头有一个被遗弃的女婴,放在一个米萝里,冻得发抖,嘴唇发紫,有很多人围观。母亲见到女婴很可怜,就脱下身上的一件棉背心,穿在女婴身上,让女婴暖和起来,自己穿着单薄的衣服冻着回家。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母亲出身贫困,见到更贫困和可怜的人,母亲总是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别人。


八八年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到了顺德北滘,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那时,广东得改革开放之先,工资比内地高些,第一个月发工资180元,就给母亲寄了20元,母亲收到后很高兴,叫我不用寄,留给自己用。从此后,我还是定时给母亲寄钱,不管她用不用,渐渐地,母亲有了一点自己的小积蓄了,母亲的钱包还是那个四方的手帕。


九一年,我把母亲接到顺德照看小孩,从此母亲开始了城里人的生活。刚来的时候,有点不习惯,语言不通,环境不熟。但母亲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不管通不通,主动找邻居打招呼拉家常。虽然沟通困难,却总是到邻居家串门,隔壁家也有一位一样大的小孩,大家经常一起玩耍,很快就和楼上楼下打成一片。我们上班的时候,母亲就带着小孩去买菜,不久就和一位卖肉的阿姨变成好朋友了,经常和这位阿姨拉家常,回来后母亲告诉我们,人家家里有多少人,儿子女儿做啥的,都清清楚楚。后来,楼上楼下,隔壁的邻居,每一家的情况她都了解清楚了,都是她聊天聊出来的。


一次下班回家的时候,发现母亲自己用针线缝了一个钱包。原来是母亲每天要到街上买菜,用手帕包钱,翻来翻去不方便,街上的钱,又比较脏污,搞得手帕不干净,所以母亲自己动手做了这个钱包。去年母亲去世的时候,整理她的遗物,在她的箱子里,发现了这个钱包,原来她一直在用,整整用了25年。



有一次晚上,全家人到街上散步溜达,街对面有一个老人蹲在那里乞讨,母亲飞快地走过去,从她的钱包里拿出一元钱给老人,她说老人家很可怜,帮助一下。此后,发现母亲每次看到有人乞讨,不管多少,总会给钱,从不缺失。有一次,我带3岁的女儿出去玩,小孩看见有人在乞讨,向我要了一元钱,主动给了乞讨的人。奶奶的言传身教,已经在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善良的种子。


九六年,因为不小心,母亲摔了一跤,需要专门照顾,就回了老家高安。此后,母亲主要住在高安城里的哥哥家里。


2005年左右,春节回家,母亲说她信基督教了,跟我们讲了很多基督教的情况,说教会的人,不分年龄大小,都称呼兄弟姐妹,都是主的儿女,信主的人,来生会得到好报。每一个礼拜天下午3点,母亲都要从高安的南街步行40分钟,到北街的教会里,参加教会的祷告活动。每年大年初一的下午,教会都要举行弥撒活动,教会的信徒都会参加,因为冬天的天气冷,我开车送母亲去教会,顺便看看教会的活动是如何举行的。


我发现母亲可能是教会里年纪最大的,大家对她也很尊敬,都称呼大姐。活动开始前,信徒们第一项任务就是捐款,母亲从她的钱包里,拿出了崭新的一百元放进了捐款箱。后来,教会的人说,你母亲太善良了,经常给教会捐款。可母亲从来不跟我们提给教会捐款的事,估计给她的零花钱,很多都捐给了教会。南方的春节里,都比较冷,我坐在那里,都冷得受不了,而母亲却聚精会神在聆听教徒们唱圣歌,念圣经,虽然她不认识字,却是那么地虔诚,一起跟着念,一直到活动结束才离开。


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教会成了母亲晚年的重要精神支柱,信仰使人宽慰和寄托,仁爱之心或许是母亲长寿的一大原因,直到90岁以后,母亲行动不便,就没有去教会了。但教会的人经常会登门拜访,母亲此时就会从她的钱包里,拿出她认为应该捐出的钱,委托教会的人,完成她的心愿。


2016年7月30日,正值南方天气最炎热的季节,身体正常的母亲自我感到身体不适,就到附近的医院检查,医院说是感冒,简单处理了一下,就回家。第2天中午,病情恶化,突然呕吐,不能吃东西,马上到高安中医院抢救,经检查,发现肺部严重感染,迅速进入昏迷状态,已经无力回天,按本地的风俗,当晚马上回到农村老家,8月1日下午3点45分,母亲永远离开了我们,终年92岁。



在焚烧母亲的衣物时,在一条很新的裤子里,发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仍然用一块漂亮的手帕包裹着,仍然包了很多层,打开一看,里面是崭新的六百元钱。可能是年纪大了,她忘了有这笔钱。哥嫂后来把这六百元捐给了教会,以完成母亲最后的愿望。


回家后,继续清理母亲的遗物,发现了这个用了25年的钱包。


母亲的离去是轻盈的,干净的,潇洒的,没有拖累,没有痛苦,教会的人说,她是主的女儿,是主把她接走了,去了她的新的世界里。


母亲的钱包,虽然里面没装过很多钱,可它却装满了母亲一生的勤劳和节俭,装满了母亲一颗仁爱与善良的心。


2017年4月1日,清明前夕


本文系投稿,作者刘内生。高安市筠阳镇茜头行政村人,现在广东中山市从事LED灯具,中山市好美科技照明有限公司总经理。微信号:ilikeled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