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保暖衣价格交流组

一位人民教师的一天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文/青亭

        手机闹钟的的轻快钢琴声响起,朦胧中睁开双眼,半掩窗帘的房间仍然黑暗,摸过手机,时间真实的显示6:30。爬出温暖的被窝,穿衣洗漱,推车出门,晨曦未见,仍然是朦胧的暗黑,冬日的寒意让人瑟缩。街道上行人很少,大多是背着书包的学校的学生。

        开门进办公室,7:15。办公室另外两个同事早已打好开水,进教室了。唉,每天我都是最晚到的那个。匆匆喝口路上买的豆浆,早点放在办公桌上,抱着书本进教室了。

       嘈杂的教室里,各组小队长、各科科课代表在忙乱地收本子,催促、嬉闹声,沸反盈天。我一进门,顿时都静下来,各自忙碌收交的作业,没事的都傻坐着。我站着开始批改课代表交来的作业,忽然抬头一望,很多人茫然地看着我。我把脸一沉:“教你们多少遍了,老师没开始上课,不会自己看书?”于是他们才开始看书。



       作业的质量很差,一个瞎做的,两个瞎做的,三个瞎做的……我顿时火冒三丈,一个个叫上来边改边批评边讲解,时而痛斥一顿。被叫到的战战兢兢,坐在下面的也如坐针毡。7:40了,早读铃声音乐响起,作业已改好一半,我班的学生也已有一半被我骂过了。我抱起书,去另一个班级上早读了。        二十分钟早读结束,照例是回到自己班级整队出操,天气寒冷,但为了让孩子们有良好的精神面貌,我不得不也精神抖擞,双手冻得通红也不能插进口袋,牧羊犬一般在队伍中穿梭来回,要时时目如闪电,否则他做操就要嘻嘻哈哈了。



        

        收队回教室,再总结一下做操情况,陟罚臧否。叮嘱他们准备上正课。         第一节课音乐响起,我没课。回到办公室已是8:20,豆浆早点早已冷透。微波炉转好,边喝开始边改两个班级的练习册和抄写本。对面的同事yy也坐在她的一堆作业后面,我们俩已互相看不见彼此。我俩彼此探出头,说,我们开始愚公移山吧!        练习都是理解性的题目,语文答案的主观性很强,需要细心判断。我快刀斩乱麻先改好两个班级抄写,此时,第一节课下了。        课间办公室学生频繁出入,交作业的,问问题的,老师领进来教育的,嘈杂无比,无法改作业。期间班级一个同学来告状,说初一同学欺负他。之后初一被告状的同学又来告状,说我的学生弄坏了他的眼镜。还没说完,上课音乐响。第二节有课,暂时打住,上课去。         走上讲台,无论你是失眠还是失恋,路遇小偷还是长辈住院,你都必须精神饱满,激情昂扬,生动活泼。上课绝对是个力气活。一节课下来,肚子好饿。

      下课回到办公室,喝口豆浆,已经又是冰冷了。还想吃完剩下的两口早点,告状的学生又来了。耐心的听完双方本人的供词和双方证人的证词,第三节课音乐响起。再次打住,学生上课去。

        我又开始搬山般的改作业了。豆浆也没有时间去热了。终于把一个班级改完,一堆小山搬完,还有一堆。第三节课下了。我索性不改了等告状的同学来。结果他们没来,却来了一个女生,哭哭啼啼地说某男生咬了他一口,又进来几个女生,义正严词地作证。于是我派人传唤那个男生,先恐惧唤醒喝问一番,此时第四节课的音乐响起。女生们纷纷回教室,留下男生继续教育,方式转成情感陶冶式,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从这件事转向他的平时表现学习成绩,再上纲上线谈到父母的期望老师的厚爱,男生开始悔恨不已,涕泪横流。好,教育到位,放回教室上课去。



       11:00了。早点还有一口。算了,也快午饭了。还是搬山改作业。才改两本,同事XL已下去把午饭拿了上来。闻到饭菜香,记起肚子饿了两节课了。       吃完11:30了。继续改练习。没改两本,下课音乐想起,我们几个班主任快速冲出办公室,因为谁最后谁就得锁门。孩子们开始午餐,得看着他们吃完,否则他们不知道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看完饭回到教室已经12点,想象下午那么多课,得在上课前改完啊!于是我开始对嘈杂的环境充耳不闻,发挥我眼疾手快的优点,大刀阔斧改起作业。

        无奈没改两本,因为眼镜发生纠纷的人又来了,估计吃饱喝足了。我只能边改作业边询问情况,分析利弊对错,直到把他们都说得心服口服,协调好赔偿方案,他们才离去。        此时已经12:30,午自修要开始了。我只好抱着还没改完的半堆山进了教室,边改边让全班背诗,等一刻钟后,终于改完,发纸头让他们默写古诗。默好收上,开始讲解练习,压住怒火将上课已经分析过但他们还错得一塌糊涂的练习再详细分析,之后布置好回家作业,让他们开始做。我又开始批改默写。改好又将默不出的批评一通,再一一检查订正,不合格的叮嘱好,任何的课间都可以来办公室重新默写。



       

        转眼1:30了。下午的课要开始了。我没有课,回到办公室,把豆浆热热,终于喝完了。周一交上的作文还有半个班级没有改完,继续改作文,每本都必须从思路、结构、中心、语言去写评语,还要圈划错别字,有的作文字迹模糊,错字连天,前言不搭后语,我眼冒金星、怒发冲冠,可也只能克制、克制,深呼吸……想起纪晓岚给应考的举子的评语,写文章差叫放狗屁、写得差的文章叫狗放屁、专写烂文章的叫放屁狗。唉!都是,放屁狗!好的文章是凤毛麟角。终于改完,精神折磨受够了。

        上一会家校互动网,把作业都给家长发一遍,该督促的督促,该批评的批评。下课了。        2:25分开始,我上另一个班级的课,3:05下课。课间有班干部来反映,某某在刚才的**课上唱歌,某某说话,某某看课外书被老师没收。我疲惫地说,知道了。班干部知趣的走了,上课音乐又响了。我还是刚才班级的课。3:55下课,有中午默写没通过的还算自觉的学生来重新默写了,看完改好,有的过了,有的还是没过。4:05了,又要进自己班级教室上一小时的大课了。



       5点下课音乐想起。没有一个班级有下课的动静。我自己班的练习和默写重默内容终于全部完成。我又到另一个班级,正好他们的班主任w老师也教我班的英语。于是我们等价交换,她到我班去讲英文练习,我到这个班讲练习,默写,改好默写合格的回家,不合格的再留下重默。重默的都是天才,会一遍遍一遍遍的重默,不通过,再重默,再不通过……

        6:00了,天已经全黑了。教室里还有3、4个没默好的。我的手脚早已冻得冰冷,到对面自己班级看看,w老师一样也还有4、5个没弄好。快6点半的时候,最后一个姑娘终于默好了,可还是错了一个。我无奈的放她回家,已经不想再和她说一句话。我知道等明天早上来再默写的时候她仍旧还是会没不出来。没办法,我终究不是能把短裤穿在长裤外面的超人。        回办公室收拾东西,同事们都还没回来,无奈,我仍旧是每天最早下班的那个。下楼,骑车出校门的时候,看见大楼还有好多教室亮着灯,操场上一片漆黑。校门口还有零星守候的家长,繁华的商业街车辆穿梭流淌,灯火辉煌,美丽无比。





要么行路,要么读书,身体和灵魂总有一样在路上。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关注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