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保暖衣价格交流组

只想摆脱走火入魔的父亲、杀死母亲凶手的一个男人...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墨氏大楼,财务部。

富丽堂皇的墙壁倒影着职员们紧张认真工作的神态,只听到键盘敲打的脆响。

蓦然有人惊呼了声……

为何?墨氏龙头驾到!

总、总裁好……”

墨总好。

大家全体起立,恭敬问好。这财务部一直由总裁夫人白竹风坐镇,可从不见总裁本人来巡过……一时间女职员心里小鹿乱又忐忑不安。

白竹风自然也看到了墨景书的到来,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

还未说话,一份文件猛的扔到了她的办公桌,文件夹锋利的一角砸到了她的小指,反射性的一惊,有温润的液体流出来,她扫了一眼,手藏到了身后。

这就是你的工作内容?

冰冷甚至是讽刺的声音兜头而来!

白竹风抬头看向他,一米八几的身高被修身合宜的西装衬托得更加光芒四射,黑发如墨,轮廓分明的脸庞透着不可一世的冷峻。单手插在口袋里,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若能仔细看眼底依稀还能看到隐藏的深深的厌恶。

也不过是看了那么两眼,迅速低头捡起文件来看。扫了一眼她便目瞪口呆!这不可能是她能写出来的拨款项目,可文件下方霍然是她一贯的签名:白竹风,干练有劲。她签名的下方是空白的,那里应该要写上墨景书的名字。

这份文件她从来没有看过,也做不出来……申请预约二千万,理由勾买房产;要求环境清幽,以便养胎。任何一个公司文件都不该出现这样的内容。

墨景书冰冷的看着她,道:通知人事部,财务经理以权谋私,对公司提出无理要求,现调到销售部,任职助理,即日生效。

一些职员们错愕不已……他们不知道文件里写的是什么,但是一个财务经理一下子降到最辛苦的部门,况且这个人……还是总裁夫人。

白竹风默默放下文件,心里却冷笑着:这是你一手策划的吧?否则对策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我知道你墨景书一心想把我赶出墨氏,我就偏不!

不就是销售部的一个小助理么?这次我就依了你,只要不出墨氏!

墨景书在她黑白分明的小眼神里看到了她的傲劲,霎时一股莫名的火气蹭蹭窜上来!

很好,白竹风,你好样的!

职员们面面相觑,这办公室里明明很是平静,为何觉得销烟四起?

幕滴,叮叮……电脑接收邮件的声音打破了死寂,二十几台电脑同时一起响,这是不多见的。有人拨动了一下鼠标,顿时一张张男女亲密的照片流露出来……

墨景书半眯了下双眸,不过转瞬即逝。

大家又是一阵惊呼,因为这一张张的图片是……是面前的这个高大男人与另一个女人。男人戴着墨镜掩盖了他精锐的双眸,俊美的脸颊却在阳光下愈发迷人,唇微微勾起,光芒万丈。

怀里躺着一个性感的女人,丸子头,比基尼。整个身体躺在墨景书的怀里,头微微偏着亲吻他的胳膊,花容月貌,性感的无可救药!

他们十指交缠……

很多张,很多场景,游艇上、夜店里、高级餐厅里……都是他们的亲密无间。其实这种戏码经常在报纸、电视上看到,不过是从来没有这么大摇大摆的在白竹风面前出现罢了……

大家的视线从照片里转到了白竹风的脸上,以为能从她眼里能看到什么,可什么都没有,一片淡然。

墨景书也看着她,眸如墨漆,一眼望不到底。

白竹风关了邮件,望向大家:大家继续工作。尔后又看到墨景书,墨总,此事并非我所为。我会查出真相,到时还望墨总还我清白。

绝美的脸上除了对上司恭敬的恰如其分的笑容,再无其它,俨然刚刚看到的照片从未发生过。

不到两个小时,关于白竹风的传闻便传遍了整个墨氏大楼。

一、白竹风厚颜无耻,一个毫无家世的女人飞上枝头当凤凰,竟还狮子大开口,一要就是两千万!简直不要脸!

二、他们墨氏风流倜傥的总裁有了新欢,这个新欢是影视界当红炸子鸡柳艺子,甩了白竹风百条街!

三、白竹风很快就会成为下堂妇……

无论他们怎么说,最后都会耻笑收场。甚至有说,做女人不要白竹风,否则宁死。

一个下午白竹风依然认真处理自己的工作,一丝不苟。她不用起身,也明白外面的世界是何等的尖锐。

助理小古在起身喝水时,移到她身边来,小声道:经理,您回去休息下吧……”

白竹风侧眸看到了小古的欲言双止,看到了她眼里的心疼。她一笑,露出颊边的迷人酒窝:不就是工作出了点问题么?我一向不会逃避,迎刃直上才是根本。

经理,你……”我说的不是工作的事,而是……

好了,还有一小时就下班了,如果不想加班的话就赶紧回去工作。你白姐姐可是千年白蛇化身,早已百毒不侵。

是的,百毒不侵……她已经习惯了墨景书的冷酷无情,习惯了他的绿帽子,时间久了只剩漠然。

小古心生不忍,一个女人再强大终究是女人……他是她的老公啊,当众指责妻子的缺点降其职位,已然是一种侮辱。如今又暴出照片的事来……难道就没考虑过妻子的感受么?

她还想说什么,但看到白竹风姣好的侧脸、刚直的背,便不再言语。

白竹风签下最后一个文件,收拾办公桌,准备下班,明日这里就不再是她的战地。

走出大楼,她长舒一口气……霞光灿烂,朦朦胧胧如搁着一层红纱,光焰迷迷,透着一种倦态。

她揉揉发酸的后颈,望着那残月,露齿一笑。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就是没来由的想笑……

哟~美人儿,坐车么?一名中年男士开着出租车驶到她面前来,目光从她绝美的脸上移到她因紧身的衬衫而勒到饱满的胸部上来,猥琐至极。

白竹风本是厌恶的,却看到出租车后方急驶而来的黑色宾利……望着那司机嫣然而笑。颊边的一缕秀发随着清风摇摆,无帮添了一丝妩媚。

是的,白竹风是极美的,有一种除了墨景书之外连女人都嫉妒的风情,那是骨子里的,别人模仿不来。

那司机看得呆了……

却突然——

砰!

出租车出子一颤,车身不受控制的朝着路边的护拦撞去!司机的头瞬间撞向方向盘,额角有血溅出!捂着脑袋上的血开门下车,血导致眼晴根本看不清路,嘴上却丝毫不留情:妈的,哪个龟孙子撞的我?瞎了你的狗眼……”正说着半睁的眼晴看到了宾利的车牌XX0000,这个车牌全市只此一家,基本都知道车主是谁。

再往上移,看到了车子里面的人……目光如炬,似能杀人,他愣了愣……撒腿就跑。

白竹风从台阶上下来,风吹着她的秀发打着她的衣角,迎着霞光而来,透着种无法言喻的美。墨景书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开门下车,高大的身材半倚在车门,眸锁着她。

眼见着她要走近了,她却长腿一转,往车库的方向走去。

墨景书俊脸一沉,神色一冷!

两秒后,打开车门,车子绝尘而去!

夕阳西下,白竹风开着车一路急驰,超过前方所有的车辆,高档位,油门踩到底穿梭于城市中央。

车窗降下来,狂风刮过耳畔,似敞在温水里的刀,一点一点刮着她的肌肤……她喜欢这种极致的感觉!只有这样她才能专心致至开车,车速让她分不了神。

车载语音无数次报她超速,无数次报她不遵守交通信号灯。

不到一会儿,数辆警车前后夹击,她不得不停。

小姐,怎么又是你?不知道这限速40么?驾照拿来!

白竹风脸颊不知是被风吹的还是别的,毫无血色,发丝乱七八遭,甚是狼狈。乖乖递过证件,有气无力的道:对不起,各位,该交的罚款我一分都不会少,给你们的工作造成麻烦了。

这位警察不是第一次逮到白竹风,一个很美的女人。接过驾照,眉目一转:看在你这么诚意的份上,这次放过你,别在有下次了,城区这么开车非常危险。

白竹风道声谢,重新启动车子……

目送着黑色的宝马消失在眼前,一名小警察疑惑的道:郑队,就这么放过……她、她可不是第一次了……”

被唤作郑队的人用白竹风的驾照敲打在他的头上:知道那是谁么?墨家大少奶奶,我们可得罪不起。怕是墨少又在外面招风引蝶,所以飚车泄气呗……啧啧,真是可怜哟。

那你干脆不理算了,还没收人家的证。

你懂什么?我收了她的驾照,晚点自会有墨家人上门来取,这中间的好处……”

哇,郑队原来你、你……贼啊……”

贼?真正贼的人是谁呢?

白竹风冲着后视镜那群人越来越小的身体冷冷一笑,那些小警察懂的她都懂,墨家也懂,不过一些小恩小惠,墨家人从不放在眼里。理理秀发,眼角一改刚刚的疲乏,点点精光鱼跃于眼底。

今晚又有戏要演了……如她所料的,半小时后电话响了。

墨家老爷子,墨鹤庭。要她和墨景书去老宅。

回家换身衣服,补个妆,她去老宅的时候墨景书还没来,她可以想象墨景书是有多排斥和她一起出现在老爷子的面前,这会儿不定在哪儿生着闷气呢。

她相信她刚刚在路上那一幕老爷子已经知道了……

墨宅是那种传统的四合院,老爷子最爱一些花花草草,青葱玉树,小枝小花,假山石水,清静幽雅却也透着不可亲近的孤傲。

远远的便看到墨鹤庭在喂鱼,她走近,恭敬的唤声:爸爸。

墨鹤庭朝她看了眼,直接越过她看向了她后面,眉头一皱:没有一起来?墨鹤庭40岁才生下墨景书,哪怕是古稀之年,身体依然健朗,从眼晴就看得出来。

很明亮,很锐力,年轻时也必然是一名风云人物。

言辞不柔,甚至带着一种责备她为什么不等墨景书?

白竹风还是恭敬的态度,柔柔的道:爸爸,景书他有些事耽误了,怕爸等急了就让我先来。

墨鹤庭看得出来白竹风是在为墨景书说话。想起了五分钟前警队打来的电话:少夫人神情涣发,悲伤欲绝,以飙车泄怨,由于车速实则太快不得不公事公办收了她的证件。

撒了把鱼食到鱼池里便不再喂,看了白竹风两眼,眼神不再先前那般犀利。

竹风啊,你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我教你如何在商场立足,却忘了教你如何取悦自己的丈夫。对丈夫该柔的时候就要柔,不要一直这么傲。男人嘛花天酒地倒也正常,放心,你要的两千万爸爸会给你,随你支配。

墨鹤庭的言语她已经预料,但没想到是这样……墨鹤庭说的算是很委婉,总结下来就是:你只顾工作却没好好抓住丈夫的心,能怪他去外面找女人么?两千万给你,其它的你就忍着。

白竹风打了一个寒颤,一瞬间也明白了无论是商场还是墨家,她从来都是孤军奋战。

可是若她接受了这两千万,就代表了那份文件就是她白竹风所写。她当着墨景书的面说过会查出真相!若收了岂不让墨景书更加耻笑她。

可是那是两千万啊……

阳春三月,不冷不热,院子里流水潺潺,驳有几分古色生香之意。

白竹风穿着白色小背心,外套黄色中长针织,下身淡蓝牛仔,帆布鞋,长发如泄,很家居的打扮,很心怡的搭配。站在长廊里,傲然如竹,清风吹着秀发,有种不食人间烟火,有种怦然心动。

墨景书一进来便看到了她与爸爸,但他没选择靠近……眸光自白竹风身上停了两秒,移开,再没看她第二眼。

墨鹤庭察觉到她的犹豫,精锐的视线扫过白竹风的双眸,唇微微的勾了勾,似嘲讽,似意料之中。任谁也不会放着白花花的momey不要,况且两千万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爸爸,两千万实在诱惑人。可是我若接了这两千万就说明那文件真的是我写的,我白竹风真的借用公权伸手问景书要钱。母亲虽早逝,但从小教我做人要正直,要坦荡。爸爸您也教我商场上尔虞我诈,但对家人要坦诚要心存感恩。您明白,我永远不会向景书要钱。今日莫说是两千万,纵是两亿我也不能要。她挺着脊背,一字一句。

墨景书心里有一丝疑惑,莫非那文件真的不关她的事?可财务部的章印以及她的签名都是出自她手。

墨鹤霆微微一愣,随后目露赞赏。

不愧是我教出来的竹风,说得好。放心,这事儿我一定让景书给你一个清白。不过你也难逃其责,财务章印为什么被第二人拿到了?还能模仿你的笔迹?

是我疏忽,我会查清。

墨鹤庭点点头,在没提及此事。

爸爸。墨景书来了,雪白的衬衫,熨烫得笔挺的裤子,神采飞扬,儒雅矜贵。

恩,来啦。墨鹤庭对于这个儿子还是相当满意的,满意到他可以无视儿子对于儿媳白竹风做任何事情,当然他也相信儿子做事有分寸,事实证明儿子也的确如此。

嗯。墨景书恭敬的点头,站到白竹风的身侧。白竹风感觉到他的胳膊碰触到她的,滚烫的温度透过皮肤层层渗过来,她眉头一皱,不着痕迹的朝一侧挪了挪。

顿时那漆黑的眸光一暗,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做。

饭后,墨景书想去探望中风的母亲,听照顾母亲的看护说母亲已睡,只好作罢。

两人只好回家,准确的说是墨景书的家。

白竹风本想开自己的车,但墨鹤庭不知吹的什么风,竟然亲自送他们到门口。她只好上了墨景书的副驾,刚坐好,却听墨鹤庭说:景书,车子怎么回事?车头一块巨大的崭新的凹处,明显碰撞时间不久。

他可以允许儿子花天酒地,但绝不允许儿子的安全与健康有半分差池,他可就这一个儿子!庞大的集团还指着他呢。

白竹风这才想起来,这车是先前那出租车司机搭讪她时,墨景书从后方撞上去的。也真是奇怪,她遇到被语言非礼这种情况不少,他也遇到过几次,向来都是置之不理,何来今日他这么大的火气……莫非是因为白天公司里发生的事情?

可于情于理,生气的该是她才对……

只是撞到一条狗而已。耳边荡起墨景书清润的男中音。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