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保暖衣价格交流组

  • - -
楼主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李巧儿”,可快速、免费关注我喔:)


所有相遇 都是久别重逢

国庆七天假,您是在路上,还是宅着?

今天在朋友圈看见一张图片,笑点低的俺,笑了很久。特意转贴到这儿,一起乐呵乐呵。

祝您节日快乐:)

有空时,欢迎加俺的个人微信号:jin_88626(锦) 



李巧儿NO87


形  婚


口述:安     文字:李巧儿  


1


我和安志泽的婚姻,从他的一个网贴开始。

那天晚上,我与在老家的母亲通完电话后,心情很不好,又失眠了,便上网闲逛。逛着逛着,便在一个我常去的论坛里看见了安志泽的网贴。


安志泽在那个网贴里说,他是一个同性恋者,但是多年来,在面对来自不知情父母、亲朋同事时,这种性取向让他在爱与被爱中过得很压抑,既想爱一个异性过正常的生活,又想给父母一个交代,所以匿名征一个像他一样仍在深柜中的女同性恋者结婚。


安志泽在网贴里写道:“我们可以借助婚姻的形式,抵挡外界的压力,在婚姻的保护伞下,让双方的生理和人格上都保持独立和爱的自由。”


我仔细地看了三遍贴子,激动而兴奋。因为,我就是一个仍在深柜中的女同性恋者,无论是在亲情还是爱情上,都与安志泽所遭遇的经历相似,对于婚姻的想法如出一辙。


安志泽在网贴里留下了E-mail。我立即给他写信,把自己这几年的情感经历倾襄而出,然后问他可以见面细聊吗?


没想到,我的信件发出不足一个小时,便收到安志泽同意见面的回复。


于是,第二天晚上,我见到安志泽。


安志泽谈吐得体大方,喜欢动漫,俊朗阳光,颇有硬汉的气质。如果他不说,我相信没有人会知道他是一个同性恋者。


我们对彼此的第一印象不错,交谈甚欢,第二次见面便开始倾诉彼此的秘密。


安志泽出生于北方小城,父母忙于工作,是爷爷奶奶带大的。10岁时,爷爷家楼上搬来一个40多岁的单身男子,时常以玩具或零食招呼他到家里玩。一天,这个男子猥亵了他,并威胁他不准说出去。他果真一直不敢告诉父母,成年后阴影挥之不去,竟对同性产生迷恋,渐渐成为同性恋者。


而我,出生于南方小城。父母婚后多年不育,直至近40岁时才生了我,迷信心理一直把我当男孩子养着,渐渐造成我的男性心理,成为同性恋者。


我和安志泽在认识彼此之前,也和别的异性谈婚论嫁,但因为实在不能欺骗自己,每到谈婚论嫁的阶段,便以分手告终。然后,我们都明白,只有形婚才适合我们。——而所谓的形婚,就是由不同性别的同性恋者组成的婚姻。


当安志泽得知我29岁,经常被父母逼婚时,他说:“我30了,父母很保守,也时常向我逼婚。既然我们对婚姻都拥有共同的心态和目标,那么就形婚吧。”


我还没回答,安志泽又说:“我有车有房,完全具备成立一个小家的必备条件,物质方面你可以放心。”


我心里一动。很多男人觉得在相亲时不说自己有车有房就是不露富,希望找到不物质的女人,但真相是其实他根本就不富,没有基本的成立一个小家的必备条件。虽然我是女同,但在生活的压力下,找形婚对象的想法与正常性取向的女人一样,不仅需要精神的契合,也是需要讲物质条件的。而如果一个女性找了个30岁以上无房男,除去本身条件差,这个不叫不物质,叫傻。


我不能做傻女人,也非常感激安志泽的理解,立即觉得他的人品尚算靠谱。后来,带他去见我爸妈时,爸妈很喜欢他。


一切都在告诉我,安志泽是最适合的形婚对象。


于是,我们结婚了。


一对各方面看起来很登对的大龄男女,终于解决了终身大事,不知情者为我俩开心,我俩也松了一口气。


婚后,我们在人前如一对恩爱夫妻,人后却分房而居。我们约定:财政AA制,不过问双方的感情去向,也不允许带伴侣到共有的住宅,不生孩子,共同保守形婚的秘密……一切的一切,确实如当初所愿,做到了双方生理和人格上的独立和自由,相敬如宾,没有吵过一次架。


但是,一年后,为了生孩子的事情,我们的形婚陷入一种诡异的状态。


2

其实,婚后,父母们一直希望尽快抱孙子,明里暗里催了多次。我和安志泽一直找各种理由推托。直至,安志泽父亲心脏病发作住院。


安志泽在父亲住院时,特意向公司请假回老家陪伴父亲。


在安志泽父亲出院的第二天晚上,他便对我说,在医院服侍父亲的过程中,看见不少生老病死的患者,也看见那些在产房门口的父母,令他对新生命的诞生有新的认识和感慨,所以,非常希望有一个孩子。


安志泽很认真地说:“我说的孩子,既不是试管、代孕,也不是抱养的,而是我俩亲生的孩子。”


但是,形婚前已经约好不要孩子。要孩子,且是亲生的,便意味着必须有性关系。不!我无法接受,愤怒地拒绝了。


安志泽一脸的难过,恳切地说:“我父亲住院时,同病房的那个老头,儿子儿媳孙女每天都会去探望他,儿媳还时不时煲靓汤送到医院。虽然你没有义务为我父亲做这些,但是名义上仍是他的儿媳,我父亲住院时你只是在电话中关心了一下。你知道吗?每次我看见父亲望着老头一家羡慕和落寞的样子,每次听到父亲问我能不能在他去世前抱孙子时,我会忍不住想,我和你形婚的目的,不就是希望互利合作拥有一个看似平凡正常的家庭吗?不就是希望给家人一个交代吗?如果这些都做不到,又何必形婚?”


我不禁心潮起伏,愧疚没有付出实际行动去关心安志泽的父亲。但是,试管或代孕,至少需要二、三十万才能搞定,以我俩的收入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负担。而且,如果要找代孕,当初又何必折腾形婚呢?


我思来想去,告诉安志泽会认真考虑要孩子的事情。


安志泽非常高兴,第一次拥抱了我,说:“谢谢你,真的非常谢谢。”


然而,晓芸和安德得知此事后,强烈反对。


晓芸,小我5岁,在另一座城市。两年前,我借着出差的机会,去了那座城市的les吧喝酒,遇见晓芸,然后一见钟情。


安德,既是安志泽相恋多年的恋人,又是另一个女人的丈夫。安德的妻子并不知道他是双性恋。


晓芸说,如果我和安志泽非要发生性关系才能要一个孩子,那么她会当着我和安志泽的面自杀。安德则只有两个字:“分手”。


我能明白晓芸。将心比心,我也无法接受所爱之人亲口说要在肉体上背叛自己的事情。然而,安德是双性恋,在肉体上早已对安志泽不忠,为何还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安志泽叹气摇头:“我已不想追究。我喜欢孩子,更加不希望在父母的有生之年带给他们更多的遗憾。”


我也叹了一口气。是的,因为,相比于爱情,亲情让我们具有更多的责任和压力。


可是,晓芸怎么办?我了解她的性格,绝对不能让她自杀。


安志泽凝重地说:“我会说服她的。”


果然,安志泽费了很多口舌做了晓芸很多工作,并答应只要我怀孕了,便不再碰我,晓芸才终于松口。


然而,那天晚上,当我和安志泽真正赤裸相见时,他动作笨拙,拘谨的像个小男孩,当他的手落在我的胸部时,我突然无比恐慌,一把推开他逃进卫生间,反锁门。


午夜的城市迷离清寂,我坐在马桶上哭着给晓芸打电话。晓芸却反而劝我鼓起勇气和安志泽试一次,也许生了女儿就万事大吉了。


终于,我被晓芸说动了,走出卫生间,看见安志泽赤裸着上身,穿条宽松大短裤,蓬松着头发,呆坐在床上。


他红着双眼说:“安德不要我,你也不要我吗?我觉得我太失败了,活着都像在浪费空气。”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一个男人的脆弱,它激活了我本能的温柔和怜悯。也许,正如晓芸所说,只要我鼓足勇气试一次,便能解救我的困局。


这时,从小被当作男孩子养的我,后天的男人气概上来了。我深吸一口气,一咬牙,扑倒他,吻了他。


事后好些天,我和安志泽相处时,气氛有些尴尬。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第一次没能成功怀孕,那就第二次、第三次……


大概是在第五次和安志泽发生关系后,我终于怀孕了。


那天,当我从医院回来,把这个消息告诉安志泽时,安志泽眼眶泛红,冲我说谢谢,他会遵守对晓芸的承诺,再也不碰我了。


我哭了,说不出的原因,只知道自己太想哭。



3

我生了一个女儿,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赞她可爱机灵。


然而,我和安志泽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现实:女儿不是因为爱情才出生的,而不仅抚养教育她将是无止尽的情感和成本付出,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也非常重要。


虽然安志泽对女儿百般宠爱,遵守对晓芸的承诺,但当晓芸得知我是和安志泽发生了五次性关系才怀孕,以及参加了女儿的百日宴后,开始表现出各种不安,说只是希望我鼓足勇气做一次,却没说让我做五次;说在女儿的百日宴上看见我和安志泽抱着女儿其乐融融的样子,非常担心我和他会成为真实的婚姻、真正的一家人,甚至爱上他……


晓芸经常说着说着,便大哭起来,总要安慰很久才能平静。一次,我被她哭急了,冲她大吼,问她如果我和安志泽离婚,她愿意和我一起抚养我的女儿吗?


晓芸长久地沉默着,最后说:“我对她没有感情,我一想到她是那个男人的,我就无法接受。”


我无言以对,几晚的失眠后,告诉自己:如果一段爱让我如此痛苦和纠结,那么已经不是我想要的爱了。


我向晓芸提出分手。晓芸答应了。但没有想到,分手一个星期后,传来晓芸跳崖自杀的消息。


没有什么比这样的结局令我心碎。


我开始问自己:如果我不生下女儿,又会怎么样?


没有人告诉我答案。但我对女儿的感情渐渐冷淡,甚至希望安志泽完全承担起抚养女儿的责任,包括女儿的吃喝拉撒,否则我无法平衡失去晓芸的心理。


安志泽说他理解我的心情,但认为我必须也要承担抚育女儿的责任,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的感觉。


他说:“我们已经完成了人生中的二件大事,一件是婚姻,一件是生孩子。最难的事情都扛过来了,还在乎后面的责任吗?”


也许,在没有生女儿前,我会赞同。但晓芸的死,让我无法苛同,甚至无法和安志泽、女儿同住一个屋檐下。


而安志泽在女儿出生后不久,也有了恋人。虽然他仍然关心我,但是一种客气似的关心,或者说,是一种亲情上的关心。


这点关心算什么?我想要的是浓烈的甜,爱情和亲情掺合在一起的那种甜。只要我和安志泽的形婚存在一天,我便无法得到。但如果离婚,在我同性恋的身份下,我又能得到吗?


仍然没有人告诉我答案。我只知道,当我看着安志泽的双眼时,我发现他和我一样为这段形婚是否继续而徘徊和忧伤。


是的,我们的忧伤,其实很简约,简到明心见性,却无法直言相告。


于是,形婚仿佛走进了一条死胡同,甚至,我们已经懒于在人前表现恩爱。


终于,女儿两岁时,我和安志泽以感情不合离婚了。安志泽承担了抚育女儿的责任,我每月给抚养费。


那天中午,我搬出安志泽的房子时,安志泽哽咽地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你愿意,我永远是你的朋友。”


我点头,心里却无比酸涩。我们给予彼此想要的婚姻,情感却尤如绝望的落日,令彼此的未来堕入黑暗中,那么,告别这场形婚,便是各自最好的选择。


—— END——

谢谢您的关注、阅读、分享、打赏。

注: 配图来自网络。


【李巧儿•原创】

生活 ¦ 情感 ¦ 小说 ¦ 随笔 ¦ 影视 ¦ 音乐 ¦ 影像

 
长按,识别二维码,一键关注更多精彩。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