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保暖衣价格交流组

光辉的历程:在136师援建胜利油田的日子里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作者  王耀洲


作者简介:王耀洲,1960年出生在山东省滨州市。1979年11月入伍,先后任电影放映员,连队指导员,师团政治机关干事、科长,人武部军政主官。2006年转业地方工作,先后在日照市广播电视局、文化执法局、综合行政执法局任职。闲暇时间喜爱写作、摄影,有几十篇散文、随笔和摄影作品发表。2015年2月加入山东省摄影家协会。


援建胜利油田


“一部艰难创业史,百万覆地翻天人”。 

胡耀邦


       贞观十九年,唐太宗东征时,安营扎寨设下了东、西两营。时光流过了一千三百一十六年,于公元一九六四年四月,在唐太宗设下的东营,喷出了黝黑瓦亮的滚滚石油。就在此地,一声长吼,让地球抖了三抖的石油工人,建成了中国第二大油田——胜利油田。

       一九八四年二月八日至十一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同志视察胜利油田,写下了气势磅礴的诗句:“一部艰难创业史,百万覆地翻天人”。并亲笔题词:“建成第二个大庆,献给开国四十年”。

       一九八四年十月,济南军区根据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指示,命令三个师另两个团1.2万余名指战员支援胜利油田建设。

       这次援建任务整整一年的时间,动用部队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在和平建设时期,也是十分罕见的。

       我们一三六师是东北野战军第九纵队的第一师。东北野战军第九纵队,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诞生于冀东20万工农武装抗日暴动,在东北地区秋季、冬季攻势作战中屡立奇功;在辽沈战役中,虎口拔牙,直插锦州,活捉了国民党上将副司令范汉杰;在平津战役中歼敌1.5万余人;从东北跋山涉水南下湘西剿匪,《湘西剿匪记》就是对那段历史的浓缩写照;抗美援朝三打马踏里赫赫有名。一九八四年十月,英雄的一三六师,开赴胜利油田的腹地垦利县,执行援建胜利油田任务。

       当时,我在师四0八团政治处,任俱乐部主任兼电影组组长。我们师主要支援水库和机场建设,我所在的四0八团和师直属队、师炮兵团、四十六军直属高炮团,担负在垦利县平地开挖大型水库的任务。

       十月六日,经过十个小时的摩托化行军,我们到达了垦利县一望无际的盐碱荒滩,地上茅草丛生,天上烈日炎炎。先遣部队已为我们搭建好了浅蓝色的木板房。

       一排排的木板房,近看与大地连在一起,远看和碧天连成一片,在广袤的罕无人烟的草地上,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我们在这道靓丽的风景里,度过了春夏秋冬四季。风景是人们眼里的诗画,而用身感受,木板房夏不隔热,冬不御寒。

       广袤的平原上时常狂风大作,吹的板房晃来晃去,被大风吹倒的、吹跑的也不先见。1985年夏天一个下午,本来晴空万里的天气,忽然“风从地里生”卷着沙尘漫天狂舞,从天边滚来黑压压的乌云,一时间天昏地暗,电闪雷鸣,团部的变压器被雷电击中,曳光四射,劈啪作响,感觉天就要塌下来了,狂风时而打滚,时而飞旋,暴雨像天河决口似的倾注而下。二营六连的板房似断了线的风筝被狂风卷起十几米高,轮班在板房内休息的官兵一下子如揭了盖的一锅饺子被淹没在水里……一名可怜的小战士在关房门时鬼使神差似的挂在了板房的门上,随板房凌空飞行了50多米,摔掉了满嘴整齐的牙齿。

        就是平常的风,夜里经常刮的板房发出奇异的响声。有时像一群硕鼠蚕食板房,时而吱吱嘎嘎,时而哧溜哧溜;有时嗡嗡鸣响,时而高昂,时而回旋,就像风的巨手在弹古筝一样。我们几乎是夜夜伴着多重合奏入眠。好在一天10小时的劳累,倒头就响起鼾声,惊雷也没办法阻止我们向梦乡进发。

        平地出深湖。在没有一件大型挖掘机械的情况下,我们在平坦的荒滩上,挖掘大型水库,仅靠两样工具,泥浆泵和铁锹。

        营连每天都分配任务,必须当天任务当天完,干不完不能休息。战友们有的在开挖的水库底部,手握泥浆泵的水枪,用高压水把土层冲起,然后再把稠密的泥浆排出堤外。有的手握铁锹把沉淀后的泥浆筑为堤坝。大家堤上堤下轮流作业,每人每天人均开挖土方20立方以上,每天晚上还要加班两个小时。

        那种干劲,比我儿时见到的农业学大寨,农民兴修水利时的场面还热火朝天。机关人员,除完成好机关业务外,和营连官兵一样,分配堤上筑坝任务。

        团长李雅庭,辽宁阜新人,是一九六八年入伍的老兵。身材高大魁梧,有李逵的豪爽,武松的英姿,宋江的忠诚,天塌下来他都能双手擎住。被战友们誉为《亮剑》中“新时期的李云龙”,就是这么一个浑身都是英雄气概的人,累倒在了施工现场,血压冲击到110——170mmhg, 住进了医院。

        政治处主任刘玉富,和李雅庭团长是同乡,同年入伍。待人和善,温文尔雅,对工作极度负责。因团长和其他首长参加济南军区的表彰会议(政委在营区留守),他临时主持全团工作,正赶上三营工地因管涌透水,堤坝部分垮塌,抽出堤外的泥浆像壶口的瀑布临空回泄,他高喊着共产党员往前冲的口号,指挥着三营和赶来支援的一营两个营的官兵,用碗口粗的钢管织成网架,抬来官兵睡觉的铺板插在钢架网里,奋战了十几个小时才堵住了决口。刘玉富主任累的突发心脏病住进了河口医院。

        但革命英雄主义和乐观主义是共产党人的本色。在艰苦拼搏的同时,全团官兵的生活也多姿多彩。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团服务社有个酿酒作坊,酿的酒以部队的代号取名“85大曲”(部队代号是54585部队)。部队开赴垦利时,运送粮秣的汽车携带了1000余斤醇香的“85大曲”,这是纯高粱酿造的高度烧酒。重点保障团首长的接待使用。节假日也分发给部队一些,我们这些机关干部是能经常跟着团首长沾点光的,劳累困顿和生活单调时,喝上几两烧酒,大家便云里雾里,海阔天空。

        购买蔬菜得走出几十公里的湿地,到垦利县城或河口镇子上采购。遇到雨天,我们步兵团的车辆开不出湿地,总是借光炮兵团前后驱动的牵引车出去买菜。

        偶尔出不去湿地,副食断顿时,团长也悄悄的带着机关的同志去打点野味,调剂伙食。草地里野兔多、刺猬多、蚂蚱多。

        晚上我们打开汽车大灯,把野兔赶起,野兔顺着灯光跑直线,就会自投我们布下的大网里。捉来刺猬,用石碾子挤压,肉皮就自然剥离,除去内脏,或炖或红烧都很鲜美。

        湿地的水汪里有许多野生的鲢鱼、梭鱼、鲫鱼。我们抓鱼采取了不人道的办法,用发电机发电电鱼。一电就是白花花的一片。大的清炖,小的煎炸。都是绝美的佳肴。

        在湿地里,最怕遇上的是雨季。一次三营担负的施工段,因下雨堤坝出现管涌垮塌,营长袁廷,一个来自中原地区的八尺男儿,在对越自卫反击作战的战场上,出生入死没流一滴眼泪。但他面对全营四百多名官兵用血肉之躯日日夜夜筑起的堤坝,眼看要毁于一旦,他放声痛哭着跳入浊泥滚滚的决口,几十名官兵也跟着跳入,赶来支援的一营营长于振铎也带领部分官兵跳入决口……那是粘稠的泥浆在汹涌奔流,一旦呛入人们的呼吸道后果不堪设想,幸亏及时被团政治处主任刘玉富制止,避免了惨剧的发生。

        那时候,我们电影组想尽一切办法丰富战友们的精神生活。白天和战友们一起在工地施工,晚上轮流给休息的官兵放电影,印发《援建胜利油田快报》,绘制幻灯片,编播施工通讯。

        为营连安装、调试和维修上级配发的彩色电视机,那时恰好遇上东营电视台晚上热播电视连续剧《射雕英雄传》,每晚都是数集连播。

        官兵们从工地回来,尽管一身疲惫,但一看郭靖的降龙十八掌,疲劳就会烟消云散。军人尚武的精神和青年人的生猛,使电视机前观众个个肋下生风,摩拳擦掌,不看到电视机没了影,上下眼皮是没法合拢的。

        有次深夜,电视机已经没了信号,爱幻想的大忽悠宣传干事徐守军,说电视机能接收到卫星传输的信号,关键是天线调好接收方向。于是,我俩深夜在政治处会议室外的东墙角,反复扭转电视机的室外天线,弄的大汗淋漓,俩人的脖子都快拧折了,电视机屏幕上却还是沸沸扬扬的下着雪花。现在才知道,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一九八五年八月一日,才通过租用国际卫星传送节目。地市级电视台至今也没有上星频道。

        偶尔闲暇时,大伙也免不了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组织股蒋干事,据说练硬气功造诣颇深,经常喝点酒后,借着兴奋和人比划比划。

        说起会气功的蒋干事,可是团里有名的仨仙之一——二仙。湖南慈利县人,长的干瘦高挑,为人处事,像畅怀痛饮甘烈的美酒,像荒原上刮起的高速旋风,直率豪迈,畅快淋漓。是师团出了名的大笔杆子。他写材料时就好像自己置身世外,有次师首长陪着军区首长看望机关的同志,走到他办公室,他正忙着写材料,头没抬,屁股没动,嘴里说着“坐坐坐”,照样写他的材料。

        他还有喝啤酒“吹瓶”的绝技,把启开的酒瓶瓶口,放在咽部,使啤酒顺着食道下灌。有次“吹瓶”比赛,看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10瓶啤酒喝光,他为了抢速度,瓶盖启开大半,就仓促的将瓶口插入了咽部,结果瓶盖卡在了食道里。只见他吐纳运气,只听啪的一声,瓶盖从他嘴里像子弹一样弹射出去!一时间都传说他的气功了得,了得。

        一次气功了得的蒋干事和熊背虎腰的蒙古族参谋长王凤林,俩人酒后打赌摔跤,在寒冷的冬天穿着短裤背心,像两只雄鸡一样斗来斗去,不到三个回合,时常闭门练功的二仙,一下就被参谋长摔折了桡骨。

        于是人们便分析二仙的气功,和那从他嘴里像子弹一样弹射出去的瓶盖。揭秘是:当喝下的啤酒,水平面已经涨到了嗓子眼时,又正好打嗝,啤酒产生的气体把瓶盖“澎”地鼓了出去……

        就是这么一个“仙”人,后来升任师政治部宣传科科长。由于他敬业执着,笔头子功夫了得,又调任济南军区政治部政研室工作,蒋干事现在早已是正师级领导干部了。

        冬去春来,光阴似箭。整整一年的时间,部队圆满完成了上级赋予的援建任务。

        一九八五年十月,济南军区在东营市召开了“济南军区援建胜利油田总结表彰大会”。我们四0八团,被军区表彰为“援建胜利油田先进单位”。我个人荣获“援建胜利油田突击手”称号,成了我一生的荣耀。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们战友相聚时,少不了说道这些援建的往事,少不了打听谁还存着“85大曲”。热辣辣的喝上两口,这些两鬓斑白的人,依然热血沸腾。

 

                                     草于2011年8月1日


       李雅庭团长(左一)与刘玉富主任(右一)在胜利油田合影



     
四0八团首长、机关与四营干部合影。右五:团长李雅庭;右六:政委李春明;右四:副团长刘振奇;左五:参谋长姜福昌;右三:政治处主任胡志杰;左四: 后勤处长何庆船;左一为作者。


       四0八团政治处主任与机关干事合影。 右三:政治处主任刘玉富;右四:宣传干事徐守军; 右二为作者。


援建胜利油田时作者使用的茶缸


       沈兆吉军长、李雅庭团长与地方领导座谈援建胜利油田情况。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