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保暖衣价格交流组

中介电话骚扰不断 你的信息是如何被泄露出去的?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华润中央公园二手房

据说,在市民最讨厌的骚扰名单上,地产中介位居榜首。

“您好,听说您有套房子要出租,租出去了吗?……那不好意思,打扰了。”放下电话,广州城中某家不起眼的地产中介、某个同样不起眼的经纪人王烨,又在名单上画了一个叉,这已经是他今天画下的第47个叉。

这样的电话大约你不会陌生。“最讨厌就是午休时间,好不容易迷糊一会,地产中介就来电话。”公司文员小艾很生气地说。

“为什么总要挑别人中午休息的时间打电话?”羊城晚报记者问王烨。“我们也没办法,这个时候还没有下班,客户也比较空闲,一般接手机的概率比较高。”

近年来,一些二手房地产中介公司的电话确实让不少市民感到不胜其烦——从没有在中介公司放过盘,对方却能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姓名、手机及家庭住址。这种电话有时候一天会接到两三个,人在本地还好说,接听免费,但要是身在国外,一不留神,还要支付电话费。

而在你抱怨、挂断中介骚扰电话之后,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你的信息是怎样被泄露的,又是怎样被流通的?

只需一次交道

你就跌入“重灾区”

和大多数中介一样,26岁的王烨进入这个行业已经3年,他坦言:“这个行当不需要专业,只需要经验;市场有规范,但更多的是潜规则……”

个人信息泄露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因为中介行业便是信息泄露的“重灾区”。

“在中介行业中,无论是买卖房子的客户,还是求租或出租房子的客户,只要有详细的个人资料,都是开展业务的宝贵资源。”王烨说,作为一个中介经纪,除非是你第一手获得的独家盘源和信息,否则公司交到你手中的客户资源,都不知道已经使用了多少遍、流通了多少手,更不知道是从哪里得来的。

中介行业成信息泄露的“重灾区”,主要原因是其职业的特点——中介经纪是流动率非常大的职业,普遍在30%-80%之间,一旦经纪人跳槽,就会把自己的“资源”带到别的公司。而原来的中介公司,也依然会联系这些早已登记在册的客户。所以,你只需要和中介打过一次交道,你的信息便会被多家公司共享,这几乎不可避免。

信息高频传播

小中介抱团取暖

短短的一条路,可能就有十多家中介,中介地铺多如牛毛。而做中介,门槛并不高。当楼市大热的时候,做家政、保姆介绍的“大妈”都能当中介。只需租一个小店,摆几张桌子,放几个电脑,一个像模像样的中介地铺就可以成立。对他们来说,楼市旺就做、淡就关,成本并不高。

相对于低廉的开店成本,让小中介最头疼的是,盘源和客户信息从哪里来?毕竟小中介不如大中介,有更多的资源积累。

羊城晚报记者采访获悉,原来小中介也有自己的生存办法。梁阿姨告诉记者,自己已经加入了12个中介群,中介经纪数量约有几百人。“如果有一个中介经纪有盘源信息,就会在上面发,你看到了,又正好你的客人有兴趣,你就问对方要信息”。梁阿姨说,大家都有默契,不会主动问盘源的客户信息,这是做这一行的规则,如果不守规则,一旦被投诉,就会被封杀并踢出群。信息共享后,两个中介经纪互相搭桥、介绍,中介费最后是对半分成或者自己协商。

物管快递等行业

都是信息泄露源头

为了充实自己的客户资源,有些中介公司还会购买信息。像物管公司、快递公司等,都是他们最喜欢购买的“资源库”。

“在某些高档楼盘,整个楼盘内的业主信息最高可卖到十几万元,这个市场很大。”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介经纪林先生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当然,这些是不合法的,但购买渠道并不少,很难监管。比如单是物管公司,虽然很多品牌发展商的物管公司对业主资料管得很严,但是这一行人员流动大,盗取信息的难度并不大。快递公司更加不用说了,一个包裹流通的环节那么多,任何一个环节都可能泄露信息。”

“去哪里购买的最多?”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我们自然有我们这一行的渠道”,林先生开起了玩笑,“比如,我们公司一个门店业务员,最近跳槽去某开发商那里当售楼小姐或者去做某个楼盘的物管人员,这种是最普通的跳槽了,好,现在她手头掌握了很多买家的资料,她转过来卖给我们,这不是很正常吗?”

“发展商不监管吗?”

“哪里管得到,现在用手机一翻拍就可以了,谁都不知道你的资料外泄了。”

羊城晚报记者在网上随便输入“电话信息资料”,便可以搜到不少“会员档案资料”的链接。据说,这样的信息每条0.5元-5元便可购买,视含金量高低而定价。

除了购买信息之外,更常用的、更低成本的办法还有很多,比如冒充租客,吸引放盘业主注意;冒充业主,骗取买家咨询等。“勤快的业务员会上网查房源、查放盘信息,看是不是中介同行放的,有经验的经纪一看就知道,就算你的信息写着‘中介勿扰’,还是难以拒绝信息发布后蜂拥而至的骚扰。”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